超级蘑菇

最大的梦想就是嫁给一个像杨九郎一样温暖可爱的人

生日快乐,龙队

一年多了,看到很多很多沉寂了许久的id发了动态,像是许久未见的老朋友重新团聚,很多东西变了,但是回忆不会变,我不会忘记那个全民乒乓的夏天,我不会忘记双子星夜空中耀眼,不会忘记三剑客叱咤风云,不会忘记花季老将鸡蛋灌饼,还有很多很多,美黑和小蓝鞋,痴心绝对,大蟒和恕瑞玛第一盖伦,鸡脆骨和小橘子,养猪浪人组什么时候吃火锅喝酒?

获得团体冠军的小朋友还会被老师抱住脑袋亲吻额头吗?

恍若隔世,一瞬间带起来那么多的回忆,里约红,三剑客,得到团体冠军的小朋友还会被老师亲吻额头吗

孤城万里:

想起了成都,太久了

太久了

如果军训教官是你社

军训训得我晕头转向,每次站军姿的时候就开始脑补教官是我社哈哈哈哈哈哈想想就觉得超有意思啊

————————

比如第一次见到小张教官的心动和尖叫啊!

比如站军姿的时候,眼睛乱瞟被杨教官的一线天盯着凶凶的叫你目视前方不要笑啊

比如站军姿的时候,小郭教官的碎嘴子嘚啵得嘚啵得就不停

比如拉歌的时候,孟教官被围在中间一首一首的唱歌,被女生表白到脸红害羞不好意思

比如90教官和隔壁的大楠教官天天互相爸爸儿子的抄便宜,导致两个班的男生上行下效啊

或者是另一种思路👇

我的教官男友

九辫儿

——“第一排排头摸头发为什么不打报告!”
——“报告!”
——“大声!五遍!”
——“报告!报告!报告!报告!报告!”

小眼睛教官挑眉看着愠怒的排头张同学

“声音挺好听,以后动了喊报告哈~”



祥林

“老阎!明天就要开始军训了!”

郭麒麟急吼吼的打开教官男朋友给他带回来的军训服试穿,阎鹤祥给跪在床沿系腰带的小孩整理好腰带和领口,扶着小孩肩膀语重心长

“军训我可不能偏心,你得好好表现。”

小郭学员趴在教官男朋友的耳边吹气,“报告,是。”

誓要把军训潜规则进行到底。


————

啊写不出脑洞的万分之一好啊啊啊我好废

我真的超想看孟教官带着拉歌!!!!!!!

超想看他被同学们围坐在中间表演才艺,然后又害羞又有点小骄傲,被女生嗷嗷嗷嗷嗷尖叫表白调戏到脸红说“咱们好好的你们别耍流氓行不行~”

啊啊啊我好想要小孟教官😭😭😭











超话断签啦!!!啊!!!!痛到不能fu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跪下抱头尖叫!!!!!您是什么神仙啊啊啊啊就是来索我的命的吗!!!!让我死在他的白衬衫下谁也憋救我!!!!!

这两张图怎么看怎么觉得脑补狗血剧情呢😂😂😂

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嫁到德云社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七日
天气:多云
心情:晴

张云雷才不胖呢

写的很没意思😔
大家凑合凑合看吧觉得不好的多做自我批评(不是


洗完澡的小张老师好整以暇地靠在床头打开了微博,翻着最近自己微博底下的评论,小八字眉就皱了起来。

裹着浴袍的杨九郎从浴室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他的大宝贝儿端坐在镜子前,手不停的在自个儿脸上掐来掐去。

“嘛呢这是?跟自个儿过不去啊?”

杨九郎走到张云雷后面,俯下身亲一口张云雷自己掐的红红的脸,“怎么下手这么狠?谁招着我们了?”

张云雷从镜子里白他一眼,顺带撅起了嘴,

“我胖了吗最近?我看评论都说我脸上肉比以前长了不少。”

委屈兮兮的语气听得杨九郎心痒痒,一手揽着张云雷的背,一手挎过膝盖窝把人整个打横抱起来“来让我看看我宝贝儿重了几两。”张云雷一巴掌拍在他胸口“我跟你说正经的呢!”

杨九郎抱着他掂了掂,又给人轻放在床上,摸摸鼻子“我也是正经的呀,您呀,一点没胖,我抱着都硌手。”

“嫌我别抱我!”张云雷使了劲用脚丫去蹬杨九郎的小肚子,被人一把拽住脚踝往他跟前拖了拖,杨九郎弯下腰手撑在张云雷脑袋两侧,低头亲了人一口“别听她们瞎说,胖点才可爱呢。”

张云雷哼了一声说“我要帅我不要可爱!”杨九郎一边“好好好你最帅”的答应着,一边拔了充电的手机上床和张云雷并排躺着,并接受了张云雷放在自己肚子上的腿。

张云雷没消停一会儿又开始嘟嘟囔囔说“你看看评论,都说我脸上肉多,你看你看!”说着还用小腿磨蹭杨九郎的肚子发泄自己的愤懑。

杨九郎伸一只手捏捏张云雷的后脖颈以示安抚,另一手打开微博,并没有听话的去看张云雷的评论而是打开了自己的超话,底下一水儿“九郎好帅!”看得人忍不住的嘴角上扬,然后就被旁边的小野猫揪住了耳朵“美什么呢小眼儿八叉的。”

杨九郎咧着嘴笑,把手机给张云雷看,张云雷一下就捕捉到“九郎瘦了”的字眼,简直气不打一处来,拍开杨九郎的举着手机的手,晃晃悠悠下床走到门前,打开卧室门冲杨九郎抬下巴“那你出去睡吧,你瘦我怕挤着你。”

杨九郎赶紧去扶他“别闹别闹,我逗你玩呢小祖宗。我瘦得过你啊我?”哄着人坐回床上,给他揉揉腿“我好不容易给你攒点肉,这样多好看啊。”

小祖宗白眼要翻到天上去,两只手抱住杨九郎的脑袋“那你说!为什么肉肉只长在脸上!不长在身上!”

杨九郎不怀好意的笑让张云雷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一双手覆上了自己的屁股还捏了捏,伴随着耳边杨九郎故意放低的声音“怎么没长在身上?我看长了不少了嘛~”

泛红的耳朵被人亲吻着,今天的小张老师也没有一个完整的睡眠呢。

两天后的家宴上,烧饼一句“小辫儿最近胖了哈”得到一桌人的响应,还兼带着孟鹤堂好死不死的一句“九郎肉转都给他了呗”和郭麒麟不知死活的“哈哈哈”。张云雷一个眼神锁定杨九郎,护妻狂魔杨老师挺身而出“去去去,哪胖了哪胖了张云雷才不胖呢!”